JBBJ
Gif Animation
5'12"
2017

 

 

 

 

2017年,我工作室所在的北京五环外的黑桥村(黑Q村)被腾退拆除了,搬到了离市内更遥远六环边上。黑桥村,曾经是北京聚集人数较多的艺术村,村里垃圾遍地污水横流,夏天弥漫着臭水沟被强光照晒蒸腾的气息,冬天被每家每户取暖排放的煤烟味所笼罩。村里干部强收停车费,村里原住民与艺术家以及村中的其他租户们爆发了冲突。。。艺术家们在这样的环境里装模作样地搞些自以为是的作品。。。通过一只鸡的旁观,展现一系列现实的荒诞。

 

 

 

如今环铁也覆灭啦。

 

北京最近拆了些违建,其中包括几个无论从违建还是艺术的标准,都早就该拆的所谓的违建艺术区。


按照达摩不屑于梁武帝对于弘法投资的沾沾自喜,那么按照这层意思来理解,北京这些年整了那么些“艺术区”,住进去那么多“艺术家”,从文艺的发展角度看,谈不上什么有益。一堆人煞有介事地在搞着所谓的艺术,也谈不上什么对文艺有点儿啥建设作用。


所以,如今拆了些所谓的工作室,驱赶了部分所谓的艺术家,其实无伤艺术,就像当初兴建艺术区招租进来了些人,也无益于艺术是一样的。筐里并没有装着鸡蛋🥚,那么把筐摔烂了,也不会有鸡蛋被摔坏对吧,你最多指责别人损坏了你的筐,而不应该就本来不存在的鸡蛋表示愤怒,这是代哥的一点儿看法。


本来无艺术,何处惹尘埃?那些为并没有存在过的艺术惋惜悲痛的人,你们说说自己到底是为啥哭丧着脸呢?